玻璃噴繪的特點與技巧

大連玻璃廠
   普通的繪畫都是在繪畫的一面觀看的,也就是正面物像,原稿是什么樣的就怎么繪制即可,而在透明玻璃上正好相反,根據人們的視覺習慣和噴繪玻璃所使用的環境必須是反繪正看。當要把圖稿轉印到玻璃表面時,必須是鏡像轉印,即反著印、反著畫。本來正看的文字成了反文字,人的面部本來朝左,拷貝稿時必須向右,這樣,噴繪的玻璃藝術在反面觀看時才是一個正物像,才符合人們的審美習慣。但如果是正面浮雕、正面噴繪的例外。
 玻璃噴繪 
  慎用白色
  
  玻璃是透明的,用于在玻璃表面噴涂的玻璃涂料也是透明的,唯有白色例外,因為白色有很強的遮蓋力。大家知道,在普通的繪畫中白色的運用可調配出很多的間色及復色效果,用白色來降低原色及間色的彩度,用白色表現物像的高光,而在噴繪玻璃藝術中如果白色運用不恰當,透明色就變成了不透明或半透明色,畫面就會呆板、缺乏生機。一般來講,在噴繪前總是要把玻璃打成毛玻璃,毛玻璃在光線漫射下就接近白色,因此在噴繪玻璃時,圖案中的白色是“留”出來的,即不噴任何顏色,靠顏料的過渡與對比自然顯露出白色。如果是掛在墻上的玻璃壁畫,當整個噴繪完成后,為了協調畫面,增加畫面的鮮艷度,也使玻璃畫不露底板或墻面,可整體噴上一層薄薄的背色半透明色涂料即可。但是不主張亂用白色,用多了會喪失掉玻璃的通透性。
  
  減少失誤
  
  比如在噴繪時不小心把涂料溢灑到已噴繪好的畫面上,或是噴槍中猛然噴出幾滴油漬弄臟了畫面,不管是用刀刮還是稀釋劑擦洗,都難以還原玻璃本身的顏色,況且噴繪的顏料涂層較薄,畫面也很細膩,就根本無法補救和拼接。再比如一個大荷葉已經噴好綠色,在噴其它部位時不小心把紅色滴在了葉子上,盡管擦去紅點露出玻璃本色,再噴綠色時也很難銜接自然,越補越難看,只有重新再來。所以,在噴繪中要小心謹慎,蓋好噴槍料罐的蓋子,不使用滴漏的噴槍,加裝空壓機濾水器防止水油漬噴出,在每次開啟噴槍前,要先空噴幾次,再進行畫面的噴繪,這樣可減少或杜絕噴繪中的“敗筆”。從而要求噴繪者必須做到“胸有成竹”,在實踐中積累大累經驗,減少重復工作。
  
  巧用模版
  
  在紙張和畫布上噴繪時需要依照原圖制作大量的模版,靠模板的遮擋避免相鄰兩色之間的串色,在做特殊效果時可做模版遮擋噴繪,會產生預期想要的效果,尤其是在彩繪人物時的光影效果最佳。
  
  噴繪時,先把玻璃噴砂或蒙砂變成毛玻璃,然后整幅面粘貼上玻璃保護膜,這其實就是一個大模版,把底稿轉印(或投影)到玻璃上,用專用的刻刀沿底稿的線條切割一遍,噴繪時,先噴哪一塊就先揭哪一塊的保護膜,其它部分由于保護膜的遮蓋而不會噴上顏色,這要比制作模版準確方便得多,這也是噴繪玻璃技法比較容易掌握和普及的重要原因。
  
  先噴中間色
  
  在玻璃的噴繪中,最好先噴中間色,然后噴重色來壓鎮,亮色來提神,這樣在噴色時,即便有部分淺顏色噴到了顏色重的畫面上也不明顯,比如綠葉中的一朵花,葉子乃至墨綠色的,噴繪時先把葉子噴完,再一片一片地揭開粉紅的花瓣逐一噴繪,粉紅色即便噴到了綠色上也不太明顯,反而有助于和葉子的協調,就如同葉子的環境色。因此,在玻璃上噴繪時,畫面上的中間色要先噴,再噴黑色、茶色、藍色、紫色,最后噴黃色、紅色等暖色,噴繪的次序是由近到遠,即靠前面的部分先噴,靠后面部分后噴,并要隨時把握畫面的對比與協調。
  
  借光噴繪
  
  所謂借光噴繪是指在玻璃的噴繪中,一定要借著背面的光來噴繪,這樣才能把握噴繪的彩度。其方法是制作一個玻璃架,把玻璃斜靠在架子上,架子后面裝上日光燈即可。還可以把玻璃架子放到屋門口或窗口,借助自然光線來進行噴繪,這樣,當時看到的噴繪效果即是噴繪玻璃完成后的效果,切勿在玻璃背面襯上白紙或隨意靠在有色的墻上,這樣噴繪中的色相和玻璃安裝后的色相就會大相徑庭,所以必須借助光的照射來噴繪,才能準確把握畫面的彩度,色相的準確性及色調的輕重、冷暖效果。
人人婷婷开心情五月